云南罗次温泉阵痛中期待破茧

2019-07-10 20:57 分类:hg0088备用网址 来源:admin

因为地热水资源丰富,云南省楚雄州禄丰县一个名叫罗次的地方成为热门旅游休闲目的地,昆明、楚雄等城市的游客纷至沓来。

伴随而来的是地热水被无序开采,导致水位下降、水温降低、河道污染。多年来,当地政府虽多次整改,但收效甚微。

2018年,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云南,开展环保督察“回头看”。这像一剂“催化剂”,当年7月,罗次温泉开始大刀阔斧地整改。

如今,整改几近一年,“中央环保督查组要求我们整改的内容已全部完成。”罗次温泉所属的禄丰县碧城镇镇长刘海东说,接下来他们会逐层上报,确保整改效果符合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

没有整治前,经营户私接的水管盘根错节。碧城镇政府供图

蜘蛛网状的电线亟待整改。人民网 程浩 摄

此前,经营户将污水简单处理后排到大西河里。人民网 程浩 摄

繁荣背后 地热水资源被过度开采

罗次,禄丰县最大的坝子,旧时为一个县名,1958年合并至禄丰县。如今的罗次,由禄丰县碧城、仁兴、勤丰3个镇构成。其中,罗次温泉位于碧城镇洪流村委会温泉村,涵盖3个村民小组,144户632人。

罗次温泉自古便远近闻名。史料记载,早在1000多年前,温泉村一带已有丰富的温泉涌出。也因此,每年春节前后,禄丰、富民、禄劝、武定等县的各族群众扶老携幼前来沐浴,相沿至今。

因为温泉,这里曾孕育出南诏国的多个妃子及王后,是历史上著名的“美女之城”。温泉村一带还是著名的“长寿之乡”,超过百岁的老人就有多位。至今,清代的“贞寿坊”及“长寿之乡”石碑依然保存完好。

2003年前后,随着乡村旅游发展,罗次温泉的开发蓬勃兴起,距离昆明仅一小时车程的区位优势让游客纷至沓来。数据显示,旅游旺季,罗次温泉每天的游客接待量达1万多人。

从那时起,温泉村村民拿出积蓄,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想办法打泉眼开酒店。

没几年时间,占地15亩左右的温泉出水口,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近百个泉眼,每个泉眼由输水管道连接着通向各家酒店。在碧城镇政府工作人员提供的一张照片上,输水管道像蜘蛛网一样横亘在半空。

这些管道将丰盈的地热水供给村民们的同时,给他们带去了巨大的经济利润。以经营户姜新荣家为例,他家共有客房18间,每间每天60元,入住率按每天80%算,姜新荣家每天毛收入超过800元。相比而言,姜新荣的经营成本很低,井是自己挖的,水不要钱,他只需承担打井和抽水泵的费用,算下来,每方水成本在5毛钱左右,按每天三四十方用水量算,费用不会超过20元。

姜新荣家的酒店规模算小的。村民尹琼华2014年开始经营温泉酒店,50个房间分68元、78元、98元三个价位。“生意好啊,开着门就能赚钱。”她说。

利益驱动下,不大的温泉村,温泉酒店数量与日俱增。根据官方统计,截至2018年6月,罗次温泉注册登记涉水经营户98户,实际经营户84户。

伴随酒店数量增加的是,地热水资源被掠夺式开采。数据显示,罗次温泉的日均取水量超过1万方,高峰时超过2万方。其中,客房清洁、洗菜做饭、冲厕所、洗床单……由于自来水管网没有接入,村民的一切生活用水均来自地热水。除此之外,地热水还被用在枯水期农田灌溉上。

地热水资源被掠夺式开采,导致地热水水位、水温下降。到2019年3月1日前,热水井水位已下降至48米。也就是说,打井要打到地下48米处才会有地热水冒出。

污染问题同样不容轻视。除了地热水资源被浪费外,经营户家里流出来的污水经自家化粪池简单沉淀后,流入村口的大西河,对河道造成一定程度污染。

地热水资源的过度开采,部分村民明白其中利害,可他们不愿停下来。“我们不抽,其他家还会抽。阻拦不了,不如跟着干。”这是姜新荣的逻辑。

罗次温泉片区的84家涉水经营户均关门谢客。人民网 程浩 摄

一家温泉酒店的游泳池被拆除。人民网 程浩 摄

整改中的罗次温泉片区。人民网 程浩 摄

借助“催化剂” 大刀阔斧整改

根据规定,单位或个人要开采地热水资源,需要取得矿产资源开采许可证和取水许可证,而罗次温泉片区的84家涉水经营户均未取得“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