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场又见老山兰——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杜富国

2019-05-30 17:17 分类:hg0088 来源:admin

原标题:雷场又见老山兰——记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杜富国(上)

  杜富国走在进入雷场的路上。通讯员 杨萌 摄

  残酷凶险的雷场,挡不住英雄的战士以死赴之。

  2018年10月11日14时39分许,老山西侧,坝子雷场,一位战士正在小心翼翼地清理浮土,面前很可能是一颗手榴弹。

  突然,这颗深藏地下30多年的手榴弹爆炸了,瞬间将这位战士的双手炸飞、眼球震碎。

  这位战士叫杜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扫雷排爆大队战士,1991年11月出生,中共党员,2010年12月入伍,贵州湄潭人。

  近日,我们再次走进神圣的老山,踏入血染的雷场,探寻排雷英雄杜富国的故事。此时,距离杜富国负伤已过去6个月。

  请战书上的切切真情,入党时的铮铮誓言,雷场上的惊天一挡,这位正值芳华岁月的战士为自己的人生作出了一次次抉择,每一次都是那么毅然决然,这到底是一位怎样的战士呢?

  长地村民圆了梦

  颠簸3个多小时,从麻栗坡县城跋涉到老山主峰西侧,再经过一段尘土飞扬的土路,我们来到了坝子雷场的坡底。

  这段连接老山至扣林山的土路所经过的地方原本也是雷区,直到扫雷部队的到来。

  沿着扫雷队挖掘出来的入场通道,记者们小心翼翼地按着警戒要求缓慢行进,爬到了坡度有六七十度的坝子雷场坡顶。看着裸露的树根、竹根,焦土里散落的弹片,大家还是不由得一阵紧张。看见老乡们在地里活动,大家悬着的心才逐渐放松下来。

  “爷爷栽下的茶树,30多年了,都不能动,不敢进去!”在雷场坡顶的一个土埂上,李运忠一边说着自己的苦恼,一边半倚着土埂撸起了右腿裤管,露出一条肉色的塑料假肢。他揉着膝盖说:“走的路长一点,假肢与膝盖接头处就会疼,天阴下雨,更是折磨得够呛。”

  2006年,李运忠在位于坝子雷场对面的草果地里干活时不幸踩到地雷,失去了右小腿,年仅26岁的他从此不能再干重体力活。10多年过去,这雷场上的土地依然是他一家人生活的主要来源,尽管害怕,他还是把这片土地看作命根子。不久前,他专门带两个孩子到坝子雷场杜富国负伤之处,给他们讲述扫雷战士的故事。

  和李运忠同在一个村的盘金良更加不幸,他在地里干活时曾两次触雷,一次炸掉了右腿,一次又炸掉了左腿。

  “我们就是希望早点把雷清出来,不再让小辈们受害。”扫雷队在此作业时,盘金良常常静坐在雷场附近看着,有时候还和战士们一起吃干粮。“看着这群年轻人趴在地里,我的心也悬着。”

  说起杜富国的事,盘金良一边用拐杖戳脚下的土,一边说:“这么好的娃,为了我们,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我们会永远记住他。”

  李运忠和盘金良所在的麻栗坡县猛硐瑶族乡坝子村委会长地村民小组有40来户人家,30年来有6人被地雷炸死,8人被炸残。把雷清干净,是村里人的夙愿。如今,村民们圆了这个梦。

  “全乡两万多亩茶园有8000亩在雷区,如今有5000多亩可以复耕了,相当于给全乡5000多抵边居住的农民人均1亩土地。”猛硐乡乡长盘院华告诉记者,他们将把这些土地再次栽满茶树、种满草果……

  长地村的改变,大家看在眼里,唯独只有在这里洒过汗、流过血,与村民们有着相同愿望的杜富国,却看不到这番景致了。

  “我常常梦到雷场,看到战友们唱着嘹亮的军歌,踏入雷场,那个场面,我感到无比自豪。”正在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康复中的杜富国依然惦记着雷场,惦记着生活在雷区附近的群众。

  一个声音呼唤我

  战火硝烟早已散去,但中越边境云南段中方一侧土地里遗留的上百万枚地雷和其他爆炸物,却成为雷区附近5万余名村民挥之不去的噩梦。

  这里曾随处可见的标有骷髅头图案的雷区禁入警示牌,令人毛骨悚然。

  潜伏在地下的雷魔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麻栗坡县天保镇天保村委会八里河村,几乎户户有假肢,家家有拐杖;有的村民被炸后身体里残存了弹片,坐火车过安检都会报警;有的家庭妻离子散,贫穷代代延续。

  富宁县田蓬镇有个“地雷村”,名叫沙仁寨,87个人78条腿的惨痛过往,让当地人苦不堪言。

  在杜富国负伤的猛硐乡,也有上百人被地雷炸死、炸残,有的村民被炸死后,亲人都不敢去收尸安葬。